走在山路上40年,村医们用残肢守护着山村的“胜门”。

通过amy001

走在山路上40年,村医们用残肢守护着山村的“胜门”。

“奶奶,最近身体和食欲怎么样?来,我给你量量血压……”12日凌晨,三丹乡大板溪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何新能骑着三轮车,带着随身带了几十年的写着“十”字的药箱,来到村民张家中为老人检查身体健康。这是何新能多年来每天都在表演的画面。

他学会了回村里给村民行医。

何能,大板溪人,今年56岁。3岁时,他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。当他15岁时,他失去了父亲。他是家里八个兄弟姐妹中的第三个。他是由忍受苦难的母亲抚养大的。

作为一个残疾人,何欣特别能理解患者的痛苦。初中毕业后,他下定决心学医救人,被村里推荐参加赤脚医生培训。从此,他走上了学医的道路。1980年学成后,何欣能选择回到大板溪,成为一名乡村医生。

刚开始行医的时候,有些村民家里有困难,何新只能收取一些药材的费用。有些老人看病后拿不到钱,何心能也不会要。有时候一年下来,村民欠的医药费都是几百块钱。当年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但何新能知道,村民们都不容易,而且他总是善解人意,所以时间长了就不会要了。

三乡叫“东阳西藏”,大板溪村叫“西藏西藏”,出入极其不便。虽然距离市区只有40公里,但在新海湾线通车前,开车到市区需要一个多小时。早年,大板溪不通公路,只要患者需要,何心能就毫不犹豫地进行家访,不分昼夜、风雨,也不分高山、公路风险。遇到危重病人时,为了早点到病人家,他一瘸一拐,一路小跑,脚上经常碰伤流血。

40年来,何新可以在山路上跋涉,一双破旧的鞋子见证了他余生行医路上的艰辛历程。

他拯救了许多村民的生命。

“敲,敲,敲……”一个深秋的早晨,何欣可以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。原来,在距离大板溪十几里的一个小村庄里,一位老人突然生病,家人前来求医。

凌晨两点,天下着雨。何能提着药箱,拿着伞和手电筒出发了。妻子张秀然也起身了。她忍不住担心她的丈夫,所以她必须跟着他。

十几里的小路对正常人来说不算什么,但对一个残疾人来说却是极其困难的。一路上风雨交加,夫妻俩在他们的搀扶下沿着崎岖泥泞的山路艰难前行。当他们走了将近2个小时到老人家里时,几乎浑身湿透,但何欣能完全没有理会他们。

打针、吊水、喂药…老人的病转危为安,一家人都很感激何心能。老人甚至夸赞大家:“何医生心地很好。多亏了他的治疗,我们恢复了生命!”

大板溪有甘珠山、仙家地、西丽树屋等6个自然村,村民1000多人。近年来,所有的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,大部分是家里的老人和孩子。一旦生病就医非常不方便,何欣能会主动上门服务。六个自然村中最远的王水和仙家地,开车要半个小时。平均每天能看到何新的人就有十几个,多的时候就有二三十个。平时,何新能经常走访6个自然村,为村民测量血压、血糖,做好医疗、预防、卫生等工作。为了提高医疗水平,更好地为村民服务,何新可以克服各种困难,坚持每年外出培训学习。“我是一名乡村医生,减轻山里病人的痛苦是我的职责。”何能常告诉自己,医生要坚守医德,为患者做好一切。

他活了下来,仍然为村民服务。

作为一名乡村医生,何新能对哪些村民患有慢性病,哪些村民需要定期家访了如指掌。通常村民头疼脑热的时候,都会去贺新能。每当病人感到不舒服时,何欣能随时随叫随到。当一些急性疾病超出他的控制范围时,何新能迅速要求患者去三丹镇卫生院就诊。

去年5月18日下午,何新能骑着三轮车到三丹乡王水自然村给村民量血压。行驶到急转弯时,刹车突然失灵,三轮车翻了,贺欣能重重摔了出去,晕倒了。幸运的是,一位村民路过,发现被紧急送往市人民医院巍山分院的妻子,立即进行手术。

昏迷四天后,何新能醒来,颈椎腰椎骨折,头皮撕裂。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后,何欣能的身体逐渐恢复。当时村里很多人来看望他,有些老人很少出门,但得知何心能受伤后,不顾他年老体弱,走出大山去看他。看到他们,何新能放声大哭…

大板溪诊所是三丹镇卫生院的前沿站。平时,何新能还负责为三丹乡卫生院收集村民信息。三乡卫生院负责人吴晓东对何新能非常熟悉。他说,其实何新能不止一次摔倒住院。前年他去村民家体检时,不小心摔了一跤,因为山路不平住进了医院。

“偏远山区最缺的就是住院医生。何鑫能知道村民交通不便,就医困难,总是尽力帮助别人。”吴晓东说,40年来,他用坚持和执着书写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出院后,何新能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,然后拿起药箱去村里参观。他的脚比以前更瘸了,但他说:“只要村民的病治好了,我就发自内心地高兴。我是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。虽然因为身体残疾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艰辛,但我从未想过放弃。”

关于作者

amy001 administrator